磨劍      郭建成  102.12.06

 渾渾噩噩睡夢間,難得浮生半日閒,早知無常來速,悔卻當初不修仙。 

去年4月,我跟一位教授朋友閒聊,我說「近來『忽然』很想唸書,所以想到學校進修。」朋友一臉狐疑,用一種很不以為然的語氣哼出兩個字「忽然」,還帶一點尾音。我知道教授的意思,讀書是很慎重的事,必然是深思熟慮才做出的決定,怎麼「忽然」想讀書,這種態度未免輕挑。 

人生總有起伏,每個起伏都隱含一些人生的歷練,是陰晴圓缺也好,是悲歡離合也罷,總之沒有起伏便不成人生,這人生經過38年的歷練煎熬,才熬出兩個字叫「忽然」,今天不掀鍋蓋,再過幾年,恐怕連「忽然」兩個字也蒸發掉了,教授朋友年輕,是難體會輕舟已過萬重山的滄桑。 

離開學校38年,學校生活已為社會洪荒所淹沒,想不起當初學校生活的點滴,也回憶不起學生時代讀書的感覺,至於讀書的目的、學習的過程、同學的相處之道,都已煙消雲散,未曾在腦海裡留些許蛛絲馬跡,回顧來時路,這一甲子的光陰,似乎只有追逐,年輕時追逐愛情,壯年時勤拚經濟、追逐金錢,中年時追逐健康,也追逐奉獻健康,至於心靈這塊沃田卻任其荒蕪,不事耕耘也久矣!諺云「虛擲光陰,得罪於天,荒蕪田園,得罪於地。」看來我是天地都得罪了。猶記得子時未眠,常聽得老婆的嘮叨聲-晚了!該睡了,老感覺日子不敷使用,我常戲說我是沒得睡,不是不想睡,搞得現在兩鬢髮白,視力越來越吃力,真如韓愈髮蒼蒼視茫茫,腦海卻是一片風起浪過的空洞,午夜夢迴,捫心自問,我的人生忙些甚麼,追求甚麼,如此倉促,又留下甚麼。 

數年前於八卦山上發現一隻母螳螂正飢荒般地啃食公螳螂,一口接一口,未曾間歇,我用照相機記錄了公螳螂用生命驗證愛情的片段,常思愛情、生命這人生如何算計,學練太極拳已經25年,當初因病學拳,因而受益於太極拳,所以擔任太極拳協會總幹事以後,即一本初衷,積極推廣太極拳,冀望太極拳能深耕細耘,走入偏鄉僻野,讓更多需要健康的人得到健康,這出發點不能不謂正確,經歷了22年的總幹事,除了勤書計畫,勤寫報表之外,從沒審問自己,推廣的太極拳是符合需要的太極拳嗎?是真正古人所傳的本來面目嗎?我的健康受益是太極拳的全部嗎?真的茫然。 

熱衷習練太極拳,幾達廢寢忘食之地步,朝斯暮斯,念斯在斯,稍有所得,輒等不得晨曦露臉,即喜孜孜找同道驗證,竊以為太極拳的這條路我已經上路了,去年5月有幸到彰化基督教醫院教授太極拳,教授的對象是一群失去平衡的患者,私下認為這正是奉獻所學最佳機會,也符合我推廣太極拳於整復健康的初衷,曼青先生所謂「善與人同」,不正是此意,等到接觸這群失去平衡的朋友,才驟然驚覺,常人未曾失衡,何曾真正理解平衡,我們不過在平衡上面學平衡、練平衡、談平衡,而且怡然自得,自以為是,不經生死,如何體會生死,不經飢荒,如何感受困頓,太極拳應在失衡的狀態下比對、體驗,一、二年來,我以這群患者為師,用平衡驗證太極拳的哲理,探討太極拳哲理的實用性,我們彼此共生共榮,打造一個生活化的平衡世界,所幸路徑正確,功夫沒有白費。原來梅花撲鼻香,不是一番冷風寒徹骨,而是天地孕育,自然慈悲。 

鄭曼青先生所謂「每思有以自拔,欲躍出牢竉,獨師造化,窮十餘年之心力,時自體察,一旦豁然自笑,仍不出古人之囿。」又說「是以予往往對古人之一點一畫,鍥而不舍,晝以繼夜,窮臨摹之力以攻之,愈趨愈遠,始知其巧可及也,其拙不可及也,人皆貴巧而賤拙,予以為耐人尋味,良對不厭者,拙而已矣………..我之所謂拙者,殆已忘機者矣」。曼青先生五絕集於一身,其何其人也,故有此言,我非忘機之人,乃笨拙之輩,不入曼青「拙者」之流,太極拳一事,鑿痕斑斑,距離藝術遠矣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無爭求懼 的頭像
無爭求懼

無爭求懼的部落格

無爭求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