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    郭建成  102.12.31

     ----閑居足以養志,至樂莫如讀書  

     在行政院體育委員會的時代,體委會曾有鼓勵體育運動團體成員到體育大學進修碩士學位的鼓勵辦法,我記得是補助學分費,當初我毫無想法,所以從無考慮進修這個問題,但此事在我腦海烙印一個進修的念頭,此念頭之隱現,竟與時俱增。 

     民國100年,我以60歲高齡到林口體育大學報考大學部二年制進修課程(研究所已經截止報名),當時的動力就是想讀書,報考以後才發覺真實世界不是理想所能左右的,不只路途遙遠,其中生活上壓力也不是我當時所能承擔的,所以選擇缺考。 

    101年因為有路遠的考慮因素,所以選擇報考路程較近的彰化師範大學管理研究所,這是商學系所,共有47人報考,錄取22名,我考了第24名,算來是備取第二名(備取到18名),備二照情況有很高進入就讀的機會,因為其他系所,備二大都能錄取,可貴的是這個研究所,競爭比較激烈,有許多年輕小夥子,還是有備而來的年輕小夥子,看來國家有救了,這個系所竟連備一也沒有機會,所以我只好名落孫山再後一位。 

    102年報名時段我一直在思考,我因為路程及上課時程的壓力考量,模糊了當初想念體育大學的初衷,此時應該釐清及找回我原來的求學想法,很感謝老天的憐愛,他替我安排我的學習路,沒有錄取彰師大是上蒼安排,這事直到現在仍然心存感激,今年就不再考慮彰師大。所以今年我報考國立台灣體育運動大學,這所學校滿足了我路程及上課時程的壓力,來回40公里,假日上課,最重要的,這是一所體育運動大學。 

     同儕之間,我是老大(年紀最大),所以同學稱我大哥,教授稱我為學長,或建成兄,或秘書長,這事讓我想起兩位恩師,王旭東老師及藍守正老師,王老師軍旅出身,上校退役,從小在青島國術館習武,浸淫傳統國術一世紀,渾身傳統,所以練法、教法都是傳統原汁原味,藍老師文官出身,台灣省政府退休,以生命體驗鄭子太極拳,用自己身體之體會教授太極拳,從學者可以感受到太極拳的血和淚,他對我說過「此生只想教幾個自己想教的學生。」雖然兩位老師都已證歸道山,但他們謹守傳統倫理思想的行為,上了我人生寶貴的一課,功夫要上層樓,這方面的修為不可或缺,王老師長我40歲,藍老師也長我30多歲,但他們給我的信件都稱呼建成兄或總幹事,從不因為師生或年紀關係而有所改變,雖然時代一直在變化,但對傳統文化的堅持,是老一輩國術家永恆不變的宿命,也是他們能夠自成一家的因由。 

    我無升等、升職需求,沒有學位壓力,也無汲取新知的緊迫性,純粹是為想讀書而讀書,所以讀得很認真,常有人問起拙荊:很久沒看到妳的先生,在忙甚麼,我家老婆就會說:他現在正在讀冊,讀得熱噴噴。最近再翻閱當初口試時所填寫的自傳,原來我想念體育大學是有理想的,我因為身體健康受益於太極拳,所以想從本身體驗作為太極拳的學術研究題材,提升太極拳的學術地位,這個願景未免太偉大,讓人有蚍蜉憾樹,自不量力之感,話說回來,「常人」因為築夢而逐夢踏實,終至夢想成真者大有人在,我雖人微言輕,畢竟也是「常人」,無需自我菲薄我以曾子語「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遠。」,朱熹謂「致遠固以毅,而任重貴乎弘也」兩句名言自我砥礪 

     因非本科系畢業,所以我必須加修大學部6個學科學分及2個術科學分,一個星期有5天要到學校上課,本來就忙碌的生活中,突然增加20堂課(22小時),生活步調、節奏都亂了,維持上課不缺席,已經很勉強了,至於預習、複習,真的力有未逮。補修學分我選擇運動傷害與急救、運動處方、肌力訓練、運動政策與法規等我迫切需要的課程,因為需要,所以不會缺席,比較困難的是面對一群可以當孫子的同學,剛開始上課,時常有同學打招呼:老師早!!,雖然我在某大學國術社、教職員社團授課時,同學也如此稱呼,但此時此地的感覺是憋扭的。有些新接觸的課,我都錄音想找時間再聽一次,不知是能力問題還是時間支配出了問題,學期快結束了,所有錄影、錄音只有存檔,或許等時間充裕再回來享受一次了。 

     認識的朋友都說我「食老才出癖,讀甚麼冊,都這把年紀了。」,在此之前,我從不認為年紀是距離,現在學期將了,回味這學期從每位教授的身上,學到了他們為學之方,教學之法,與同學相處,看年紀輕的用功讀書,年次少的享受讀書,殊途而同歸,總為讀書,參加3場學術研討會及一場研究倫理教育訓練,都是新鮮嘗試,事實上,這學期忙碌而充實,沒有身歷其境,是很難體會其中樂趣的,上課爬五(教室在五,沒有電梯),操場跑2圈(術科暖身),從氣喘吁吁到腳底自如,驗證自身體力,還有進步空間,這學期是收穫豐碩的一年。 

102年即將過去,茲以此文迎接103年到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無爭求懼 的頭像
無爭求懼

無爭求懼的部落格

無爭求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