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桌前的一杯茶        郭建成   103.01.01

          未能及時表達,我欠父親一句道歉。 

       與其說自己忙,不如說自己不會支配時間,看者書桌上成推的書籍文件,真的有種摸不著頭緒的感覺,一直以為自己有用不完的精力,有用不盡的新點子,任何事情都可以在瞬間解決,自從新學期開始以後,發覺書桌未曾整潔過,這也表示使用書桌的時間少了,另發現處理事物不能啟始至終,總會在處理文件當中,因為牽連其他未完成事務而轉向,當再回頭來處理這些事情時,又須思索一下剛剛的接點,所以總是忙!忙!忙!,忙卻鮮少成果,所以我常反思,是我不再俐落了,還是歲月催人,雖然我一直不承認自己老,從這學期的工作表現,我不能不認知某些事實。 

      大女兒服務南投縣某鄉公所,二女兒服務埔里某國中,平時難得一起回家,只有星期六、日才會在家裡碰頭,有天兩人回來,看我還在電腦前爬字,大女兒告訴我「老爸,你給阿公的茶發霉了。」,惕然警覺,往茶杯一看,茶面上果然飄著數點發霉物質,二女兒問「阿公不是往生了。」,大女兒說「妳不知道老爸每天都給阿公泡茶。」有些心裡的事總是放在心裡感受,我是不會讓兒女知道的,因為大女兒曾經問過桌上的茶,所以我只告訴大女兒。 

      念高中三年級時,我常用500cc玻璃杯沖泡茶葉提神,茶杯就放在書桌前方,那時候沖泡茶葉,在家裡算是奢侈,一天晚上我沖泡一杯茶(茶杯放茶葉,開水直接灌進茶杯,算不得沖泡。)放在書桌上,就逕行去洗澡,洗完澡回來,發現茶葉被喝了一大口,心裡很生氣大聲責問「誰喝了我的茶!」只聽見父親小聲回答說「是我啦!」,當下雖然後悔自己的魯莽,卻也沒有跟父親道歉。 

      民國85年父親往生,那時才感覺自己親近得可以不用道歉的父親,一瞬間離開了,心裡總惦記著欠父親一個道歉,做夢都還夢見父親跟我們生活在一起,有時夢見他捲弓身子睡在木板床上,有時正要出門工作,想跟父親說茶葉的事,可是父親都不說話,夢醒時的愧疚與眼淚總是交織一片,悔恨自己未曾及時說聲對不起,從那時候起,我就在書桌左前方泡一杯茶,500㏄玻璃杯裝的茶,不只希望父親能來喝茶,也藉著這杯茶構思、回味與父親相聚45年的父子情緣。 

      每當思維貧乏,腦子榨不出點子,或事難解決,轉圜無地時,我總會注視左前方那杯茶,腦海裡就會浮現與父親出海撈魚苗,下田割稻子的景象,父親為供應我與弟妹就學,拼命工作,有時晚上出海捕海蝦,回來母親煮熟蝦子後,父親接著到市場或沿街叫賣蝦子,回來已經早上八、九點,馬上到田裡跟我們會合,繼續田裡割稻子的工作,父親幾乎不曾闔眼,我常想父親是怎麼熬過來的,因為經年累月辛勞工作,所以身子相當單薄,時常胃痛,也有氣喘,凝視父親的背影,總有說不出的痛。我們成年以後,包括叔父在內,都力勸父親不要太操勞,父親總是說「現在的錢很好賺,不賺太可惜。」父親是做勞力工作,在以前的環境想賣勞力都沒得工作,所以父親很珍惜有工作做的時機,直到往生那天的早上,還在工作,為了照顧這個家,父親真的是鞠躬盡瘁。 

      這杯茶本來是用沖泡的第一或第二泡茶,近來為了圖方便就用茶包代替,茶會發霉,是因為時間放長了沒有換新,所以發霉,這是我忘了初衷,不能藉口或託辭一個忙字,若非女兒提醒,讓父親喝發霉的茶豈祇罪過,當然父親不會責怪發霉的茶,我要檢討的是我疏於照顧父親的茶,這種晨昏定省的基本功夫都沒有,豈能奢談修身養性,善與人同,多麼盼望父親再入我夢鄉,儘管夢中的父親總是不說話。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無爭求懼 的頭像
無爭求懼

無爭求懼的部落格

無爭求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