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建成 105.04.05

兩個女兒都在南投工作,二女兒平時課程排得較滿,所以難得回來,大女兒也是早出晚歸,平時難得一起共度晚餐,清明節有四日連假,除了兒子在外奮鬥,不克返鄉之外,現在總可以一起吃頓晚餐。

晚餐時間,呼應老婆的催促,到廚房盛飯準備用餐,此時女兒正在盛飯,我右手攀在女兒肩膀,問「是幫老爸盛飯?」女兒答我一聲「嗯」,此時我忽然有一種被孝順的感覺,感覺好幸福,不是因為女兒幫我盛飯的舉動,而是來自我內心的一種感動。我高興於有人幫我成事,而且不是施力或聘僱,所以當下感覺是我有親人、有親情、有溫馨的家屬版圖,我有傳續下一代的驕傲,我有意志展現延伸及身體能量擴充的安全感。我可以不用盛飯而有飯吃的喜悅,這種感覺絕對不同於餐廳被服務,或是因為平時服務眾人,而在某些宴會場合因受人尊重而被服務的感覺,這是一種真正的幸福感。

此時客廳傳來老婆的聲音「自己盛,自己動手。」這是平時我對母親所說的話,為了讓母親有多動的機會,平常帶母親外出時上下車的服務或居家生活瑣事,如床鋪整理、洗碗等動作,我會站在一旁看她完成,不是不願意幫忙,而是希望她養成獨立完成自我起居照料的能力,以延伸她的生活品質,有時任憑她老人家作為,是因為對母親體能狀況的信心。我以為我的想法與做法可以擲地有聲,可以對得起在天的老爸,想不到這竟然是一廂情願,我不知道我的作為有沒有給母親幸福感的感受,但是我沒有靜心聆聽老人家的嘮叨,確是事實。自從兄弟輪流照顧母親以後,母親就成了兩個星期就要遷徙的流浪族,居住不固定對老人家是很傷的一件事,現在我應該思考如何讓母親成為一個快樂的遊牧族。

 
留言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無爭求懼 的頭像
無爭求懼

無爭求懼的部落格

無爭求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