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摘了人家的桑葉   98.08.08

摘龍眼.jpg  
小學生都有養蠶的經驗,我當過小學生,也養過蠶,養蠶需要桑葉,現在的學生養蠶不用煩惱桑葉來源,有需求自然有人供應,如果桑葉沒得摘,通常可以用買的,但在我們那個年代,田是用來耕種米稻的,桑樹很少。

我記得小時候養蠶,當蠶吐絲時,會找來破竹扇子,把紙撕乾淨,讓蠶寶寶在竹扇上吐絲,等扇子填滿蠶寶寶的蠶絲以後,再把扇子拿到林文老師的家裡請林老師在雪白的扇子畫國畫,林老師也從來不拒絕,林老師是小學教師,記憶中她似乎不在我就讀的小學服務(海埔國小),但她住在我們村子裡,他的先生是民意代表,但我已經忘記是哪一級的民意代表,每次選舉就會到家裡來拜託祖母說「阿姨!拜託囉!!」,祖母就說「選舉到才想到阿姨。」,因為是親戚,祖母的語意並沒有責怪之意。 

我住鄉下,鄉下地方房子前面就是庭院,院子是曬稻榖及乘涼用的,我家院子只有旁邊幾棵榕樹,前面挨著別人家的後牆,其他四通八達,既沒有圍牆也沒有籬笆,是村子人的通路,我家後面是一戶富有人家,土地多,前面有漂亮的三合院,還有很高的圍牆,每次經過這戶人家都有一種庭院深深的神秘感,後面是用竹籬笆圍起來介於田、園的後花園,種了很多的蕃石榴及柚子,我們兩家屁股相對,他們的後花園與我家後門相鄰,中間隔著屋簷寬的空間,因為有樹遮蔭非常涼快,平時是母親及伯母「刺網」(織網)、編大甲帽做手工的地方。

番石榴成熟時,常看他們外出的家人回來享受田園之樂,此時我們這群小孩就隔著籬笆眼巴巴的望著他們採番石榴,偶而會有蕃石榴遞給我們,雖然只隔著籬笆,要進去也容易,但是父親是絕對不允許的,儘管秀餐當前,我跟弟妹從來不曾踰越籬笆去摘番石榴。 

每到颱風季節風大雨大,會打下柚樹上的柚子,因為鄉村鄰海,時常海水倒灌,水深及膝是常有的事,此時不僅可以在房間裡面抓魚,還可以到籬笆邊撿飄過來的柚子,海水倒灌也常淹溼儲存的稻穀,等到海水退潮時,或因院子的溼濘或因老天下雨,通常不能晾稻子,房子裡面就成為陰乾稻穀的地方,這種日子讓人印象深刻。 

大戶人家後門地方種有一棵桑樹,雖然離籬笆較遠,但可以清楚知道那是一棵桑樹,桑樹旁邊有一口水井,大概水源充足,桑樹長得很茂盛,桑樹旁還有榕樹,也有水流、溼地、花草,這是籬笆外不曾看到的地方,這次因為未經允許進來摘桑葉才有機緣看到這個地方。

養蠶那個年代,不只桑葉少,螞蟻也多,所以千方百計尋找桑葉,也要防螞蟻攻擊蠶寶寶,因為桑葉取得不易,有時就用鵝菜之類的葉子代用,常惹得蠶寶寶下痢,甚至死亡,所以我小時候養蠶,就曾經做了一件讓自己記憶深刻的事情。 

某年某月某日(應是八七水災前)約莫上午九點時分,我撥開籬笆約一個人可以進去的小洞,通過番石榴園到桑樹的地方,一路小心翼翼,看清楚園裡沒有人,知道自己在做父親不允許的行為,不僅心虛,還有恐懼,那個心情現在還回味得到,正在摘桑葉的時候,冷不防身後有一個人用擒拿方式把我的右手往後折,出聲問「你是什覓人的後生,你是什覓人的後生!...」聲音急促,帶有恐嚇的味道,我一時驚慌失措,懦懦的回答父親的偏名,在村子裡的柑仔店我看過這個人,他是這戶人家的主人,或許是父親不捨自己的小孩被一個大人用擒拿手法困住,或許是父親體諒小孩需要桑葉的心情,或許….總之父親沒有責備我。 

八七水災前祖父在村子臨145線馬路旁的農地蓋了磚房,我們跟隨祖父母及伯叔父搬來新厝居住,原來居住的地方由二伯父一家居住;經過40年人事變遷,父親已經辭世十數年(85年往生),老家只有母親一個人居住,我與弟妹五人則分居在不同的地方,屋子前面(圍牆外)種有一棵龍眼及一棵芒果樹,是父親留下來的,樹下種數棵桑樹,我告訴母親桑樹的葉子要留給養蠶的小孩來摘,大概生長環境舒適,每年龍眼及芒果樹果實不僅肥大,而且結實纍纍,因此母親常在結果時節,連絡我們回去摘龍眼。

常有人貪圖方便,趁著夜深人靜時分,不請自來摘龍眼,母親會抱怨樹下滿地龍眼粒,我總是安慰母親「有人要摘我們的龍眼是我們的福報,隨他去。」我想,父親會同意我的想法。

今年 八月六日 母親來電要我回去摘龍眼,因為當天早晨3點鐘,她起床如廁時看到有人開車要來摘龍眼,所以打了數通電話非回去不可。 

一如往年,比較下面的龍眼都被摘光了,剩下高點的要梯子幫忙,更高的就要另想辦法了,我利用鋁梯摘了一些,不忍心摘太多,心想留一些給弟妹回來摘,想不到 八月七日 莫拉克颱風來襲,一夜強風,母親來電說龍眼全被颱風掃下來,吹落一大片,很多人來撿,母親也撿了一些,聽母親說話的語氣,有種放鬆的感覺,大概不用再煩惱不速之客來摘龍眼了,報載莫拉克颱風有八七水災艾倫颱風的威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無爭求懼 的頭像
無爭求懼

無爭求懼的部落格

無爭求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